澳洲幸运5
热门标签

zing me:创科宇宙/港星宜携手做大亚洲市场\创业投资者联盟召集人 梁颕宇

时间:2个月前   阅读:3

zing me(www.vng.app):zing me(www.vng.app) cổng Chơi tài xỉu uy tín nhất việt nam。zing me(www.vng.app)game tài Xỉu zing me online công bằng nhất,zing me(www.vng.app)cổng game không thể dự đoán can thiệp,mở thưởng bằng blockchain ,đảm bảo kết quả công bằng.

,

  在科技层面,新加坡当局热切盼望能够跟香港合作,期望能借香港作为国家对外门户的优势,加强与中国内地的经济联系。

  近期一些舆论热点时常拿新加坡跟香港比,赞扬新加坡解除防疫措施后,国际会议展览活动不绝,跨境旅客上升,吸引各行各业精英移居星洲,甚至把港星两地描画成互抢生意的「宿敌」。最近笔者赴当地出席了两场国际会议,觉得上述看法忽略了新加坡的发展,与东南亚经济起飞息息相关。港星各自拥有无法被取代的地理优势,毋须堕入恶性斗争思维,反之宜多思考双方有哪些地方可合作共赢。

  记得大约两个月前,本专栏分享了国产药企药明康德落户新加坡的消息,提醒港府和业界留意。没料到,形势于短时间内走向另一极端,每天打开报纸或看电视都是在讲新加坡「疫后大跃进」、趁香港防疫限制未解除,抢占生意和人才等新闻。

  新加坡合作意愿强烈

  碰巧数周前笔者到新加坡出席了两个国际会议,跟许多久没见面的外国朋友相聚,大家都很开心。言谈间了解到,不少基金公司确实在新加坡增聘人手,扩大在东南亚的业务,也有一些中国创投去开设办公室,甚至连一些中国科技业巨头也因出入境无限制,暂时搬到当地方便公干。一时间新加坡汇聚了各方猛人,不同类型的活动也很活跃,成为全球焦点。

  一部分人因此担心香港会被爬头,言论似乎变得一面倒。不过,笔者在新加坡出差时趁机考察当地初创,见到该国经济发展局(EDB)、医疗衞生和创新科技部门的一些官员,收到的回馈是在科技层面,他们都热切盼望能够跟香港合作,期望能借香港作为国家对外门户的优势,加强与中国内地的经济联系,希望港人不只是着眼于两地竞争。

  新加坡经济势头好,一方面是因为疫后开放得快,防疫措施在亚洲区属最宽松,大型会议展览筹备需时,暂时占了先行者优势,但随着香港和亚洲其他地区也放宽防疫限制,相信情况很快会改变;另一方面,东南亚国家近年发展迅速,作为东南亚地区经济、金融和创科发展比较成熟的城市,新加坡长期服务这个腹地,自然可同步发展。

  根据联合国最新公布的全球人口数据,预计到2022年11月全球人口达80亿,在十大人口最多的国家当中,东亚地区有中国和日本上榜;南亚地区有印度、印尼、孟加拉和巴基斯坦上榜;其余没上榜的马来西亚、越南、泰国等,人口和经济规模也显著增长,深度与广度足以支持新加坡发展成一个地区枢纽;就如香港一直乘着中国内地高速增长发展成为亚洲区最大金融中心一样,两地角色定位其实截然不同。除了竞争之外,港人何不积极研究可如何与新加坡合作,发展更紧密的伙伴关系,携手把整个亚洲市场做大。

  全球供应链近年出现巨大变化,东南亚国家享受到部分产能迁徙红利,给当地制造企业创造了巨大机遇。为了迎接现代化管理与智能化生产,不少国家积极推动数码经济发展,提供相对优惠的税收政策与相对完善的法律法规环境,不少华人把握机会在当地创建电商、游戏、金融科技等高科技平台,科技巨头阿里巴巴、腾讯等也有意在区内寻找投资机会。全球富豪家族办公室、欧美创投机构、股权投资基金等也踊跃投资当地电商、WEB3.0、加密数位资产、电动汽车、新能源、智慧制造、游戏、金融科技等产业。

  中国创新科技公司去东南亚发展,市场是一项重要考量。以生物科技和制药为例,东南亚市场规模大,但由于地理距离,中国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飞东南亚单程要7、8小时,加上一些国家位处「一带一路」沿线,拥有长远战略优势,不少公司遂顺势到当地设立地区办事处;而香港由于地理上有一段距离,无论中国内地或海外跨国公司,很难单靠香港办事处兼顾东南亚地区的生意,于是造就外国公司到新加坡设地区办事处,而且会是一个长期发展趋势,即使香港撤销通关限制也无法改变。

  深挖区内独角兽资源

  至于港人非常担心的亚洲金融中心地位被超赶,目前看来似乎是过虑。以新股上市为例,德勤的《IPO 2022年上半年报告》显示,港交所有24只新股IPO,集资178亿港元;同期新加坡交易所只得9宗IPO,集资共32.4亿港元,要追上还有一段颇长距离。此外,中国证监会近年放行中国企业来港挂牌,又批准港股通、债券通落实,国际资金可以经香港投资中国,内地资金也可经香港投资国外,两地资本市场融合资金进出便利,是新加坡无法可及的优势。

  香港要重振疫后经济,尽快撤销出入境防疫限制固然重要,但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传统欧美市场百病丛生之际,更应着眼于开拓新增长点,也要致力开拓新市场。东南亚众多新经济高科技产业高速发展,已培养出像印尼的Goto和新加坡SEA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单计至去年底,东南亚独角兽企业达到46家,相比2020年增加25家,香港必须思考如何在当中找到投资机遇。譬如,作为亚太区最活跃的金融市场,港交所是否可尝试招揽更多东南亚企业来港IPO或双重挂牌,甚至研究如何以中间人身份让东南亚资金或国内资金,更直接投资对方的市场或企业。

  从最近一次考察所见,新加坡虽然正积极推动生物医药发展,但着重扩展生产力,在研发方面香港暂时尚具优势,只要能抓紧时间推出适当政策扶持行业发展,吸引世界各地人才来港,香港生物医药产业跑出机会还是比较大。

  香港初创企业也可探讨如何在研发、生产和市场准入等方面,借助新加坡对创科比较开放态度进军东南亚,如一些面向大众市场的科技应用项目,可以在香港做研发的同时,赴新加坡争取第一个上市批准,成功后即打入整个东南亚或其他市场,往往事半功倍。

  一个现成的例子,两年前新加坡允许美国初创企业Eat Just出售实验室培育的「细胞肉」。Eat Just取得这个项目的全球首批,不但美国相关部门加快了审批工作,也很快获准在纳斯达克上市,而这家公司其中一个投资者正是香港富豪李嘉诚的维港投资。又如,在港上市的国产疫苗公司康希诺也有进军马来西亚,疫苗获批后不久便顺利进入印度市场。有意进军东南亚及全球的香港初创,大可参考这些上述的经验,向新加坡提出首批申请。

  环球经济及金融市场不停变化,竞争可以来自任何一个国家,只要能不断因应市场转变去调节,自然能保住竞争力。生意最好都是能把饼做大,当亚洲市场规模越来越大,再多几个地区中心又何足惧?

上一篇:Samsung ra mắt điện thoại thiết kế đẹp, camera 50MP, pin dùng 2 ngày, giá 2.9 triệu đồng

下一篇:game bài tiến lên:KARA时隔7年以完整体回归 11月29日发行新专辑

网友评论